傅晔

雪盲一章通关感想

剧透透透











  (让我先尖叫一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婊砸亚当斯你终于回来了我爱你!!!)
  小伙子你可以啊上次让我按箱子这次让我剪电线。反正我剪的厚的……
  亚当斯跟我讲,我一路上也遇见很多人,但是你是最特别的你最好了。
  我爆炸,我膨胀!哼哼哼,莉莉丝什么的就原谅你了(第一次没接受她的帮助来着)
  我在通讯器这边看到亚当斯被困在矿井下就特别捉急,恨不得百米冲刺穿过屏幕把他抱起来然后穿过屏幕放我床上。
  他跟我说讨厌自己被研究,其实我也想研究研究来着……当玩家绿化后,可以写文来着嘿嘿嘿。
  全程担心在黑不溜湫的矿井里遇见小绿。
  最后——

  辣鸡官方吃我一刀,快点更新啊啊啊啊啊啊(ノ=Д=)ノ┻━┻

一个脑洞(你tm怎么这么多脑洞)

如何和灵蛇相处?
友情向?
欢脱梗

  事实上,作为一个玩家,你是不可能中毒的。在山庄的某天,你看着灵蛇抱着一大堆东西去做毒药,无视他明显如同纸老虎一般的威胁,屁颠屁颠跟了过去。
  小锅里咕嘟咕嘟冒着原谅色的泡泡,你在那堆奇奇怪怪的东西里挑了个认识的果子拿出来嚼,灵蛇狠刮你一眼,又开始威胁你。你笑了笑,道:“挺好吃的,不愧是天下第一挑得果子。”
  “……哼,算你有眼光。”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对付有点蛇精的老蛇,也许自己也假装的蛇精一些更好。
  月亮就那么慢慢爬上来,等那锅毒药不知怎的越来越香,色泽越来越漂亮,你已经按捺不住想喝一口的冲动了。
  大晚上的,有点饿了嘿。
  “尊上,这个……那个……”你有点尴尬的问灵蛇要药喝。
  他还是那副老子天下第一的表情和语气:“怕了?那就快去睡觉,别在这儿打扰本尊炼毒。不然就让你知道本尊的厉害。”
  “不,其实我想尝尝,闻着挺不错的。”你一脸义正言辞,一边说一边拿出不知道从哪摸出来的勺子,伸向那锅奇怪的汤汁。
  灵蛇哑然失笑,他憋着没动,直到你把一勺毒水送到嘴里前一瞬,才出手打飞了勺子。
  “诶诶诶你怎么这样浪费啊,怪可惜的!我看你加了不少金贵东西,这每一勺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我跟你讲浪费是极大的犯罪你知道不知道?”你假装生气,憋笑差点把肺憋出癌症,作势就要把锅端起来喝。
  “嗷!”在你马上要碰到锅时,蛇杖打开了你的手。贼辣疼,你想,自己真是作死。
  “如果碰到烧的滚烫的锅,可不是疼一会儿就能好的事儿。”灵蛇瞪你一眼,面色不善。
  “好吧,我去睡觉。”



























  “但是我还是很鸡儿饿啊!”(ノ=Д=)ノ┻━┻

所以说,作为一个没看过银魂的人,觉得这个电影挺不错的。演员颜值都很高啊。最后去要卡时工作人员大概是习惯了,上来就问要不要小栗旬。那我就顺坡下了,要啊(´▽`)ノ♪

一个个都那么喜欢欺负科林,喂喂,不许打他ヘ(;´Д`ヘ)呜哇哇,所以说快点更新断罪之翼啦!

p1,景好妞儿dei
p2脑内剧场,“臭小子,你他娘的给你何叔叔看什么呢!”
啊,沉迷我兔

我还是写了这两个货的相遇

独孤博和灵蛇两个人,都好有意思啊。
娱乐向
我tm脑子里有个黑洞
(漫画设定的独孤博)









  说真的,那天独孤博上昆仑山,只是为了给独孤雁找条小蛇当生辰礼物的。
  说真的,那天灵蛇下昆仑山,只是为了给飞燕买个新衣服当山庄门面的。
  独孤博找着找着,就找上了灵蛇的宠物,灵蛇走着走着,就瞧见了自个的宝贝蛇被人调戏。
  能忍?当然不行。
  “本尊的蛇,你也敢动?”
  独孤博一听心里好笑,当是时便回敬他:“本座想动什么,便动什么,你算什么东西?”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三言两语便动起手来。二人都是使毒的好手,谁都毒不到谁,独孤博这边产生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灵蛇这边倒是十分不服。最后还是独孤博先给他一个台阶下,把唐门淬了剧毒的一些精巧的小玩意儿送给了灵蛇,自己开开心心抢走灵蛇养的小蛇下山了。灵蛇怀里抱着叮铃哐当的唐门特产,回去后一股脑给了飞燕。
  后来独孤博常去昆仑跟灵蛇探讨用毒之道,灵蛇发现他志不在天下第一后也跟他交上了朋友。再后来灵蛇被独孤博拽去冰火两仪眼,一开始灵蛇死活不去,看见之后差点决定这辈子都死在那儿。两个老毒物的友谊,还是很平淡有趣的。








小剧场:

独孤博:“飞燕,要不要把当个上门女婿,我把我家雁雁嫁给你?”
灵蛇:“你是不是故意跟本尊作对?”
独孤博:“大不了我弄些‘我爱一条柴’之类的好东西,直接生米煮成熟饭……”
然后他跟灵蛇就打起来了。

玉天恒:“怎么感觉背后一阵恶寒……”

一些感想

  一开始我觉得,灵蛇很像独孤博。后来我发现,除了都活的久会用毒会养蛇有点绿长的好看以外,性格没什么相似的。独孤博是那种,随性随心,不甚在意名号的那种人。而且挺坦率的基本上难得傲娇。灵蛇就那种,唉,特别扭。有时候想殴打他,有点无法正常交流。但是也挺可爱的啊,俩人都会对自己在意的人很好。
  试了试倚天的隐藏语音,被凶了。所以说被当成流氓了吗?那个算是正常反应吧……是我唐突了……对不起,不敢日你了。正经正经,以后咱俩别谈恋爱了,当朋友吧。
  小虎儿好可爱啊,想带他去中原各处玩,想跟他去草原骑马浪。是那种直率又可爱的男孩子啊……他真好啊,耳朵好想摸啊可以吗?真的可以啊?!谢谢呜呜哇哇哇哇哇哇好软啊……
  还有柳叶刀,他他他真是太好了。呜呜呜柳叶刀太太能不能给我画个你自个啊带签名和章子那种。
  秋水我特喜欢啊,最近特别喜欢心怀正道的正面角色,声音苏死了,还特会做人。

段子,无cp向

我超喜欢倚天剑的
倚天!
倚天!
倚天!
于是我就把他开苞啊呸是开花了。(๑>ڡ<)☆

我也是有五花的人了,挺胸抬头趾高气昂。



  我站在山巅,观自己打下的江山,胸中顿生豪气万丈,突然想念诗。那是我以前玩游戏时记住的,至今不知道作者是谁。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皇图霸业谈笑中,不生人生一场醉。”
  或许是声音太大了点,远处正练剑的倚天慢慢走了过来,一边踱步一边接着道:
    “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
 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我讶异的看着他,他一如既往的微笑。
  “这诗……还有下半段?”
  “这是李太白的诗,你不知?”这回换他讶异了。
  我尴尬的点了点头,道:“这是我以前玩游戏时记的……扮演一个刚刚出自己出生的村庄的大侠时会念一句:‘天下风云出我辈’……”如是解释了一番,我再看向他的金眸,却发现里面除了笑意更有些许苦涩。
  我微妙的感觉到自己可能让他想起不那么好的旧事,绞尽脑汁想换个话题:“啊,对了对了,绿竹说今天做好吃的来着!走走走,别让大家等急了。”
  倚天颔首,他走在我身边,就那么走着,未言一语。我也没有多想,欣赏风景发散思维,不去想刚刚尴尬的一幕。
  只是那么走下去,路好像变成了十倍长。等我看见我的伙伴们,我从未感觉绿竹屠龙金铃儿他们几个那么可爱过。
  只是那么走下去,江湖路缩成了十倍短,等我终于玩到不生人生一场醉那局话时,我才发现倚天当初为什么不言语。

燕玖:

一时迷糊误删了自己的原Lft账号。

重搬一遍家当,对不起之前那些点小红心小蓝手和留下评论的姑娘们……


2016.04

秦时明月xFate《自明及晦》

P1:Caster(翼火蛇)组

P2:Rider(毕月乌)组

P3-6:R组日常,主从互窥记忆这个梗真是搞基神器(x)

秦时太东方如果要和Fate混设定的话真的太违和……看官们可以想象一下大叔一脸安详地对着二叔说:Servant Saber,遵从您的召唤来此,试问汝是吾的Master吗?

……二叔大概得吞把鲨齿才能冷静下来了。这台词到这儿的中二程度连白凤凰都望尘莫及啊。

咳所以换了一下,魔术师啊魔术啊这种称呼会保留,但七骑换成了七星,枪兵骑兵这类名词换成二十八宿……目前是井星鬼毕翼柳轸,详细点的介绍在下面,不要打我。

啥你说圣杯?

……简单啦苍龙七宿嘛么么哒(´・ω・`)

 

圣杯=苍龙七宿

七骑=金 木 水 火 土 太阴 太阳

骂死他=御主

傻温特=式神

 

方括号里是上任星宿,这些人要么魂归英灵殿了要么变异成其他乱七八糟的玩意了,毕竟上任里有几只是在东宫七宿里归着的……

Saber井木犴【角木蛟】

Archer星日马

Lancer鬼金羊【亢金龙】

Rider毕月乌

Caster翼火蛇

Berserker柳土獐【女土蝠】

Assassin轸水蚓【参水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