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晔

【无剑六爻工部的场合】跟我一起打游戏吧!

  fgo抽不到C师匠玩的心累,写点沙雕玩意儿治愈一下。
  可以当cp向看,无剑性别随意。
  (无剑→←六爻,无剑→←←工部琴)
  无剑请代入寻梦人,现代穿越设定,无剑在炎炎夏日搞来了游戏机。
  无剑大概就是不会说文言,偶尔装一下还好,放飞自我起来就不管了那种。
  游戏皆为捏造
  抽卡害人啊……

0邀请六爻棋
剑冢

  “六爻!快看我搞到了什么!”无剑兴冲冲的在六爻的院子外大喊,屋内六爻持卷的手一顿,扭头向窗外望去。他起身开门,迎无剑进来,目光瞬间被人手上的物件吸引住了。
  “主公,这是——”何物二字还没出口,无剑就抢着回答道:“游戏机!不知为何一觉醒来床头就出现了这个,还是三台,总之一起玩吧?和下棋完全不同,但其中也有不输于黑白的奥妙。”
  无剑这么一讲,六爻便对这个物什将给他带来的挑战心生好奇,再加上这个铁盒子的制式和材料都是无法言喻之物,而无剑的邀请他向来难以拒绝,于是便点头应允:“好。”

0.5邀请工部琴
剑冢

  当年自无剑得知工部琴的抱负后,便立即邀请他加入自己的队伍,守护五剑之境。一时间竟忽视了工部身体抱恙,不适合长途跋涉。而守护苍生终结乱世正是他的抱负,工部允诺下来,与无剑一同返回剑冢,成为了剑冢中又一助力。这些抗击魍魉的日子虽然辛苦,但却是实打实的在向着自己的理想前进,工部琴一曲结束,唇边不禁浮起笑容。
  他这边琴音未落,窗外无剑便出声赞到:“好听,今日之曲甚是愉悦。”
  是无剑,工部心中一喜,轻笑道:“在屋外偷听甚么,不妨进来一叙。”
  无剑便老实不客气的从窗户翻了进来,而此时工部瞥到了站在无剑身后的六爻,心道一定有事要与我商议,便也邀请他进来。本来无剑这种不打招呼直切主题的略显无礼的做法总是让祂周围的风雅之士皱起眉头,后来适应了这种风格,就觉得与无剑相处不需拘谨,甚是舒畅,工部琴也不例外。
  “工部,我们来玩游戏吧!六爻也一起来。”无剑对他晃了晃手中的三台游戏机,神采飞扬的说道。
  “嗯……也好,可我不知玩法……”三人要玩的游戏他从未了解,无剑手中的玩意儿显得那么与环境格格不入。
  “没关系,我来教你呀。”无剑给他们两人发了机子,教了开机关机等基础操作,就选了个游戏玩。
  “这样……再这样……大概就能联机了。好,我来教你们玩。”无剑先是挑了个即时战术游戏,三个人一人扮演一个国家在随机生成的地图上厮杀。所幸游戏是繁体中文,要是简体中文这二位肯定没法愉快的玩下去,无剑想。
  “这是何等精密复杂之物,你们肯定很在意,不要在意是怎么做出来的啦……”无剑在他们发问前截住了话头。

1即时战术游戏!六爻大胜利!

  虽然三人都是第一次玩这个游戏,可无剑凭借先天优势拿下了胜利,先是干掉了工部,又靠着自己的几万铁骑扫平了六爻的势力,看着地图上一大片代表自己势力的白色,无剑不禁露出了得意的微笑。但此时六爻与工部也大致摸出了套路,第二次大家就开始较劲了——无剑处于地图正中,于是便有腹背受敌之危险,只有结盟才可存活。
  三人各怀心思,无剑想若是与六爻结盟,那么工部必死无疑,但之后自己与六爻搏斗胜算不如与工部结盟后再与工部搏斗大。工部也正怀此意,便顺理成章与无剑缔结了盟约。六爻看到提示两国结盟的提示后微微一笑,此事并不出他意料。
  “六爻,小心了!”无剑厉兵秣马,用掉所有的资源整合了一支大军向六爻的底盘攻去。
  “不可大意。”工部提醒无剑,同时也派出军队跟随无剑。
  六爻自己的地盘上各个兵种交错分部,堡垒城墙哨塔分布密集,无剑凭借蛮力强行撕破了六爻的防线,正要占领国都时,自己的国都突然间被六爻的队伍占领了。原来无剑的大军倾巢出动,后方空虚,六爻则建了海军无数,攻上了无剑近海的国都。无剑此时想要调转枪头,可惜早已泥足深陷,回攻六爻已是为时过晚,最先退场。
  “以弱胜强并非奇事,无需多言。”无剑叹气,表示自己不需要安慰,在一旁观战。不出意料的,六爻和工部瓜分了无剑的国土,而抢占了资源丰富的无剑国国都附近的六爻取得了天时地利人和,工部勉力抵抗也无济于事,败于六爻之手。
  “主公,你赢了。”游戏结束后,六爻突然说道。
  “诶?明明是六爻你赢了啊?”
  “我之所以得胜,是因为主公您想得胜。我永远都为了主公您而战,所以我的胜利都是您的胜利。”
  “……等会儿,我一时间转不过来弯,算了我们换个游戏。”无剑没来及及接住这发直球便被打懵了,六爻说这话时金眸中的神色祂确实看不懂,只好生硬的转移话题。
  “来玩这个恋爱养成游戏吧。”无剑决定。

2恋爱养成游戏!三人的不同结局是?

  游戏里作为养父的玩家捡到了一个女孩子,女孩儿的未来根据玩家选择不同会有有不同结局。一开始六爻和工部是不太愿意玩这个的,但无剑忽悠说这个非常有趣所以两个人还是点头了。
  “这个登徒子!无礼至极!”工部玩着玩着,便面带愠色指责道。
  无剑刚刚已经打过这段剧情了,不禁大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个是、是霸道王爷式的可攻略角色啦,工部你也太敏感了。”剧情里此男讲女主壁咚了,并发表了一通类似于你是我的的言论将女主搞得满脸通红。
  于是六爻打到这段时波澜不惊的过去了没有表示,但实际上他已经把这人划进了黑名单。这个游戏一周目需要的时间并不长,于是正午时分,三人便都打出了属于自己的结局。
  六爻达成的结局是正常人不看攻略基本打不出来的全属性结局,捡来的女孩儿当上了女皇帝,玩弄权术睥睨众生。
  无剑达成的结局是女孩儿成为了封魔师,和自己救下的白龙一起行走天涯为民除害。白龙是可攻略角色之一,妖族扛把子战神担当,忠心帅气又可靠。
  工部达成的结局是女孩儿陪伴着才华横溢的病弱宰相之子,守着岁月静好的一片田野渡过了三十余年的人生,最终这个家庭与国家一同逝于人界与鬼界的大战。
  “……我怎么觉得你俩的flag立的飞起呢?”无剑忍不住捂脸,满满的恶意啊祂开始后悔了。
  “弗莱格……立的飞起?这是何意?”工部好奇询问,六爻只是摇头:“主公有时生造词语,无需在意。”
  “啊总之——六爻你好厉害,居然打出这个结局,这个估计超难打。工部你这个结局暗示我这个结局估计也没有好结果啊,只看我这个还以为是好结局。”
  “我也未曾料到会有此结局,我只是不想涉及风月之事。”六爻垂眸。
  “也许……无论我们如何挣扎,都会走向一个结局。”工部长叹,显然是陷入了低落的情绪不能自拔。
  “工部……”无剑暗道不好,暗骂腊鸡编剧,想去安慰工部琴,结果被外面绿竹的一声呼唤打断。
  “无剑——开饭啦!”
  “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工部朝无剑微微一笑,将游戏机还给无剑。
  “那我们改日再约。”

  今天的图透是冥王C位出道,还有昨天的一并补上。比较好认的就冥王和他左边这一溜主角队火麟飞龙戬苗条俊天羽泰雷。另一边应该是狮王鲸鲨王然后就不太好猜了……太模糊了但能感觉到铠甲没以前涩情了_(:з」∠)_真人版嘛,唉,不要抱太大希望。
  以及上次tag打错了,千面英雄应该是那本书,大家还是用超兽网剧千面英雄这个tag比较好。

超兽武装网剧千面英雄剧透版海报发布。
这个海报藏了好多东西的……唉,蛮帅的。所以说为什么网剧要把夜凌云改成妹子啊!(捶地)

不败要塞永不陷落!

自由之战他回来了!这是什么神仙操作!科林!!!断罪五章!!!

【守all】本周新任务

奥雅之光的背景
老玩家怨念系列
私心是守all所以标题是守all

【点击头顶冒感叹号的帝兰】
  帝兰:最近护城河总是有人称发现了奇怪的人在那里进行神秘活动,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请你去调查一下。

  守护者:好的,交给我吧。

  威恩:诶,吃了蛋糕再走啊,我这次一定会成功的!

  守护者:我就边走边吃吧!(获得威恩导师的蛋糕)

【护城河】
  过场动画:守护者看到河边有一个湖蓝色长发的背影,从身后看不出祂是男是女。那人蹲在地上摆弄着什么东西。守护者悄悄的走过去观看,突然被水溅了一身。神秘人拍拍斗篷上的泥土,转过身来笑着看守护者。祂有和发色相同的眼睛,额头前留着刘海,身着白衣白裤,足蹬棕色长靴。
  动画结束

  神秘人:呦,你好啊。

  守护者:啊!你好!(被发现了!)

  神秘人:唔~看上去你就是守护者了……嗯,你穿的还挺漂亮嘛。
  这股熟悉又微妙的味道,你吃威恩做的蛋糕了?

  守护者:(拿出蛋糕)不,实际上我没敢吃,只是带在身边。你认识威恩导师吗?

  神秘人:当然认识,谁不认识大名鼎鼎的威恩导师呢?以及不介意的话你可以把蛋糕给我。(失去威恩导师的蛋糕)
  唔,让我尝尝看他有没有长进……
  ……

  守护者:……您还好吗?

  神秘人:(泪流满面)我还是太天真了!居然会相信这人在厨艺方面真的有长进!但是味道还真的和记忆中的不一样了……咳咳……

  守护者:啊……(这人还活蹦乱跳的真是奇迹,他把整块都吃下去了!)我能否得知您的姓名?还有,请问您在这里干什么?

  神秘人:呵呵,是啊,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敖暗。我在护城河这里画了个法阵,用来监测时光脆片啊呸碎片……还用来监视暗影帝国的黑暗气息。

  守护者:(感觉不对劲)我知……啊!

  过场动画:法阵中升腾起一股黑炎,萨罗斯在其中缓缓出现。萨罗斯显然是一脸茫然的样子,手里还拿着酒杯。他扫视了一下周围,瞬间警觉起来。
  敖暗:好久不见,擅自叫你过来是很恶劣,不过很快你就能回去了。
  顺带一提,萨罗斯你这一身新衣裳真漂亮,不过我还是欣赏你以前那套。
  物是人非啊,守护者,护城河还是护城河,还是光暗之间的对决,不过两个人都变了好多呢。

  守护者被敖暗一把推向萨罗斯。

  敖暗:你不是很想玷污守护者么?给你了。

  萨罗斯虽然不太懂什么情况不过还是下意识伸手去接,此时一道剑风呼啸而过,隔开了二人——是帝兰!
  动画结束

  帝兰:守护者,你没事吧?

  守护者:我没事,会长小心!

  敖暗:啊,就是这样。虽然没有小黑兔,但主要角色已经集齐了。也是好久不见,帝兰会长。

  帝兰:守护者,你先回联盟总部等我,不要告诉别人发生了什么。

  守护者:可是——

  帝兰:相信我。

  守护者:……我知道了,会长你一定要小心啊!
【任务完成】

  萨罗斯看到帝兰来了,又下意识的要跑,但却发现在法阵里自己根本移不开步子。帝兰仍旧半浮在空中,洁白有力的羽翼上下挥动,面色不善。
  “测试完毕,萨罗斯显然会不断的纠缠守护者,而帝兰会长你,完美的担当了那个救美的角色。”敖暗似乎是长出了一口气,面带微笑的宣布莫名其妙的结果。
  而听完祂说话的二人都蹙紧了眉,帝兰先开口:“好好说话,现在守……祂不在这。”
  “没想到你变成这样了。”萨罗斯显然有些惊讶。
  “总得披个马甲,不然太容易暴露了。”敖暗耸肩。
  帝兰轻巧的落地,敖暗眯着眼睛看他的羽毛在风中划出漂亮的弧线,战神的双翼比苍鹰有力,比雨燕迅捷,同时也漂亮的让人移不开眼。
  “看多少次还是很帅啊……”什么时候我也有就好了。
  “这次又要麻烦你了。”帝兰叹气。
  萨罗斯举着酒杯叹道:“幻影帝国这次也要欠你的人情了。”
  敖暗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继而说道:“这次很难办啊,我回来就是想看看你们,叙叙旧啥的。让我解决奥雅现在的问题可是找错人了,我真的很难办啊。”
  “你以前从来没有说过难。”帝兰盯着敖暗。
  “你真的是祂?”萨罗斯挑眉。
  那人掐着腰,无言的沉默了一会儿,又突然笑出声来,祂悲伤的笑着道:“哈哈哈哈哈哈,真可笑,我真的没有办法,我能做什么?靠我的勇气还是晶卡?这么多年来连你都没有一点法子,我能有什么作为?你不还是老老实实的妥协,让别人滑稽的穿着所谓你的衣服,我看着你和那个家伙一起跳舞——别搞笑了,你要跳也不应该跳的那么别扭。还有那边那个抓碎了我快乐结晶的军团长大人,他以前耍的我团团转转的跟没头苍蝇一样,现在不照样要出卖色相。”祂一口气说了好多,像泄了气的皮球,一点没有刚刚守护者面前的神气,语毕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
  “咱们都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儿。”
  “你错了,”帝兰走到祂面前“你总是能做到不可能做到的事儿。”会长用了个柔软的儿化音,听上去简直不像他的语气。
  “你救了我妹妹,记得吗?在那之前谁都没办法找到她,但是你找到了,还破坏了幻影帝国的阴谋。”
  萨罗斯冷哼,不过含着几分笑意:“我记得,那时候你可真是菜鸟。”
  帝兰继续道:“你解开了苏菲亚的心结,在那之前我们都为她难过,但毫无办法。”
  “还拿走了宽容结晶,我得承认那是个极大失误。”萨罗斯不知道通过什么法子走出了法阵,和帝兰并肩站在敖暗的面前。
  “你帮大家找回了快乐,让悲伤不再扩大,嗯,再一次粉碎了幻影帝国的阴谋。”
  “不要再提我捏碎快乐结晶的事情了,反正最后你也找齐了。”单翼的男人看上去都要翻白眼了,不过敖暗觉得他难得见到他这么纯粹的开心,似乎是意识到了祂在想什么,萨罗斯幽幽的解释说:“和那个家伙玩什么相爱相杀的戏码真叫我恶心,还是和你斗智斗勇比较舒服。”
  “我们可从来不是朋友。”祂戏谑的瞥他一眼。
  “当时虽然没有意识到,但现在我发现——我的确尊重你。”
  帝兰跟着点头,难得一见的露出了微笑。
  “所以你愿意帮助我们吗,就像以前一样?”帝兰向坐在地上的人伸出手
  艾米女神啊,他居然笑了,敖暗心想。
  “不过就算你帮了我们,我们也不会对你放水的。”萨罗斯眯眼笑着,也向他伸出了手。
  “你们太狡猾了,”敖暗握住他们的手,借力站起身来“要知道自从艾米女神召唤我的那天起,我就没法拒绝会长你的任务。而从快乐结晶被你捏碎那天起——没错我就是要说,我就决定以后一定要好好揍萨罗斯这混蛋一顿。”
  “欢迎回来。”
  “欢迎回来。”

 
  “决定好自己想要发展的职业了吗?”
  “决定了!是初心者!”

“嘿,朋友,你集齐心灵结晶了吗?”
“知道吗,威恩导师在神殿那里做蛋糕做了七年,从来没有一次成功过。”
“这个世界,就交给你了。”
日常感叹,虽然只真正陪奥雅大陆上的这群人走了一年多,可确实是这个世界最美好的一年多。

白赤【深夜激情短打】命中注定的颜色

  剧透预警!





  正片开始:↓↓↓



  红细胞是红色的,白细胞是白色的。
  红色的细胞每日奔忙,白色的细胞每日游走。
  本来不可能认识,本来不可能再次相见,本来不可能活下去。可奇迹就这么发生了——那个小小的杀手站在她面前,说要保护她。
  还会再见吗?她问。
  也许吧。男孩回答,是现实,却又充满希望的答案。

  于是就再见了,白色的细胞挥舞着匕首又一次救下了她。
  还会再见吗?这种两人都忘记对方的重逢,不如说是初遇。
  总有一天会再见的——

  后来是怎么演变成这样的呢?悄悄的跟踪着她,清除路上的杂菌,然后“恰好”遇见终于独立完成工作的她。
  杀手向女孩主动发出了邀请,聊天是增进感情的好方法,他不知道听谁说的。于是那个时间有点儿荒废的下午,他微笑着听女孩儿说了好多红血球的事情,只希望时间慢些,再慢一些。

  是个杀手又怎样呢?就算注定会杀死所爱之人又怎样呢?
  是个不起眼的工人又怎样呢?就算注定会死于所爱之人刀下又怎样呢?
  我无法否认我对你的爱意。
  当我遇见你,便拥有了命中注定的颜色。

快乐,阿根廷赢了。双娇要是能再打一场,我——我我我各吹一年。

@常暗 感谢这位同志的图(❁´ω`❁)

警告:沙雕段子,没有cp向,我真的喜欢玩这种穿越梗。
可能会有个蓝白黄队的姊妹篇)


  可口可乐,肥宅快乐水中最著名的一种饮料。它永远不会错过热点,特别是世界杯。今年种花队虽然依旧没有进入世界杯,但他们世界杯相关的广告可是一点没少。买一瓶3块钱的可口可乐,就能拿到一个自己支持的队伍的手环,难道还不是美滋滋?抱着这个想法,不少人都掏出了3块又3块来支持可口可乐的生意。
  你刚刚买了两瓶可乐,你挑了一瓶水果牙和一瓶蓝白黄,决定一边看球一边喝。哦,今晚是你期待的水果牙的比赛,他们的头牌差一点就能进入16强,就看今晚的成绩如何了。
  “比赛开始——”随着解说员的声音,比赛开始了。你把两瓶可乐的手环都撕下来戴在手上,看着两边队员在绿茵场上奔跑。你十分激动,拧开水果牙那瓶可乐的瓶盖子喝了一口,真好喝!
  ——然后你眼前一黑,再一亮,诶我操,这是哪里啊。随着光线不再刺眼,你看见了你超级喜欢的球星——那个优秀到被央视黑骡子十秒的C罗!
  但哪里不对,为什么你似乎是躺在地上看他,而他以一种炽热的眼神看着你——就好像你是那个黑白交织的足球一样。
  别这样,你想,试图站起来,哦,你站不
起来,因为你就是那个FIFA俄罗斯世界杯官方指定用球。转眼间,你就跟着他的节奏滚出了十几米。天旋地转,堪比飞行员日常训练,这么高速旋转也实在是什么都看不清了,你觉得你这辈子再也不想喝可口可乐了。
  然后他停下了,但你内心深处并不高兴,因为对方的两个球员已经跑到他面前了。别这样,你想,他要传球给队友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不由自主的惨叫出声,当然,你飞起来了,这种感觉如同你上课摸鱼被老师点名起来回答问题,心哇凉哇凉的,感觉下一秒就要粉身碎骨一样。

  “踢你个球啊!”你大骂,猛然在沙发上坐起,发现那瓶水果牙的可乐洒了你一怀。你只好起身清理,没有发现电视里回放C罗的特写镜头中他似乎愣了一下。

  刚刚好像听到了什么东西的惨叫声。

【一个沙雕段子】关于咬(江南杀我啊啊啊啊啊

我脑补了个段子,突然笑死:路明非:“谁咬他,我就咬死谁!”
  诺诺:“你刚刚不是才咬了他一口吗?你要咬死你自己吗?”